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是不是邪教,三种状况一般就能辨识
发表日期:2018年10月09日

res01_attpic_brief.jpg

  不久前,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组织一批曾误入邪教歧途的人员到当地弘源寺体验正信宗教。图为参与体验的“法轮功”原练习者们在参加完出坡(劳动)后在弘源寺前开心地合影留念。

res02_attpic_brief.jpg

  不久前,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组织一批曾误入邪教歧途的人员到当地弘源寺体验正信宗教。图为参与体验的“法轮功”原练习者和志愿者在认真抄写佛经。

  “说实话,那时候信‘法轮功’,真的是误信,不知道它是假佛法!”在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法轮功”原练习者李伯笑着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李伯接触到“法轮功”,“那时正好想寻个精神寄托,他们刚好打着佛教旗号,利用一些佛教的说法、仪式等,那时我也不懂,就信了,后来越陷越深。”

  幸运的是,在社会各界积极帮助下,李伯最终从“法轮功”邪教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久前,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组织一批曾误入邪教歧途的人员到当地弘源寺体验正信宗教,李伯主动报了名。“去正规宗教场所体验后,我终于切身了解正信宗教。‘法轮功’骗了我那么多年,真是太毒了!”

  “正胜邪则治而安”。早在去年6月,省佛教协会、省道教协会、省伊斯兰教协会、省天主教爱国会、省基督教三自爱国会联合发布《反邪教倡议书》,倡议全省各宗教活动场所、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认清本质,识别邪教;坚定立场,爱国守法;以身作则,坚决抵制。

  “近年来,邪教组织通常冒用宗教的名义,盗用并歪曲宗教术语,招摇撞骗,蛊惑人心,扰乱社会,残害生灵,成为现代社会的毒瘤。”广东省民族宗教研究院研究员陈晓毅说,邪教不是宗教,二者在信仰对象、教规教义、活动方式、出入自由度和社会功能等五方面有着本质区别。另外,还可以从是否把活的教主称为神、是否贬低宗教经典及是否疯狂敛财三种状况辨识。

  体验正信宗教,辨清邪教伪装

  禅坐、出坡、抄佛经、吃斋饭……不久前,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组织曾误入邪教歧途的人员到弘源寺体验正信宗教。活动为期两天,吸引了近20名“法轮功”原练习者报名参与。这些人中年纪最大的70多岁,最小的23岁。

  “说实话,像我这代人,对佛教大概也都有个模糊认识,很多人还或多或少去过寺庙拜过,但总体很模糊,就是知道有这样一个教,但它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具体的教义、仪轨,我们很少懂,所以当‘法轮功’稍微用假佛法包装了一下自己,我们就轻易着了道。”活动体验者张姨说。

  张姨此前是深圳某学校的数学老师,工作体面,收入也不错,家庭幸福美满。上世纪90年代末,张姨误入“法轮功”邪教,家境从此一落千丈。为了专心“信教”,她甚至把工作都辞了。

  “其实最初我就是想礼佛保平安,却不曾想竟然误入了‘法轮功’,而且被它一害就是十几年!”张姨说,在披着佛教外衣的“法轮功”蛊惑下,她根本分不清什么是正教什么是邪教,以致跟着他们干了不少违法乱纪的事,“上访啦、非法传播啦、绝食对抗啦,等等,我当年都干过……”

  在两天活动中,体验者们与弘源寺僧侣同吃同住,真正体验了一番正信宗教的仪式,如“禅坐”。

  佛教里的“禅坐”,在“法轮功”那儿叫“练功”打坐,虽然表面上看都是闭目盘膝而坐,但二者有本质差别:法轮功“练功”打坐是为了修炼“神功”,而佛教更多的则是追求内心宁静。

  “法轮功”的“打坐”,实际上是从佛教中“偷”来的。据凯风网此前报道,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宋炳辰回忆,李的“法象”是宋“遵旨”伪照的:先为李洪志拍一张身着黄色练功服打坐的照片,再剪纸做一个莲花瓣,然后把打坐的照片拼接在莲花上,并在背景上画上光晕充当“佛光”,最后摄影制版而成。

  “邪教要创造出新的术语并让信徒广为接受并不容易,这需要一个过程,且其内涵的‘私货’容易被社会公众识别和抵制。因此,邪教往往会借经典宗教教义和广为人知的宗教术语来兜售‘私货’。”陈晓毅说,因为要兜售“私货”,邪教对这些经典宗教教义和广为人知的宗教术语的阐释,就会在不同程度上偏离正统宗教。

  “这种‘偏离’经常是故意的甚至是恶意的。”陈晓毅说,李洪志对佛教“法轮”概念的恶意误读就比较典型。

  他解释说,佛学辞典一般将“法轮”解释为“佛法的喻称”,且指出以轮比喻佛法的三个含义:催破众生罪恶、辗转传播而不停滞和圆满无缺,而李洪志则将“法轮”神秘化、巫术化了,并将给修习者体内装“法轮”和教人练“法轮”的特权紧握在手里,为自己借教敛财、推行教主崇拜、对教徒实行精神控制奠定基础。

  “经过这次体验,让我对正信宗教以及邪教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有了这两天的直观、切身体验,以后在帮助其他还未走出邪教歧途的受害者时,我们就更有话说了!”张姨高兴地告诉记者。

  学习反邪知识,僧侣成为反邪力量

  本月中旬,新学期伊始,位于深圳的本焕学院专门邀请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的杨晓婷,为2018级新入学学僧上了一堂生动的反邪教知识培训课。本焕学院由高僧本焕于2010年创办,是培养宗教人才的高等佛学院。

  “日常生活中接触过邪教吗?”“知道中国政府认定的邪教组织有哪些吗?”课程开始前,杨晓婷特意对学僧做了现场调查。随后,她才切入主题,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在我国活动较为突出的邪教组织种类,着重讲解了冒用佛教和道教教义的邪教组织。

  “在今后的弘化道路上,我们要积极劝导广大信教群众认清邪教面目,远离邪教组织。”课后,学僧们纷纷表示。

  去年以来,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特派老师为当地寺院僧侣讲授反邪知识,成为深圳市探索利用正信宗教资源、增强反邪力量的一项有益尝试。“比如现在我们跟弘源寺的合作,除了组织相关人员去寺庙体验之外,也会派老师来寺庙给僧侣们讲课,对各方都是有益促进。”杨晓婷说。

  在双方交流学习中,很多涉邪教的疑难问题愈辨愈明。如,传统宗教和邪教往往都会提到的“末世论”问题,双方逐渐有了更深入的共识:

  传统宗教并不刻意排斥现世,相反却在相当程度上关注现实生活的安乐与福祉,宣传“末世论”无非是劝人抑恶扬善,对人能起到一定精神安慰、劝勉和鼓励的作用。而邪教往往宣扬具体的、极端的“末世论”,以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又如,在交流和探讨中大家更加明白:传统宗教不会鼓吹教主个人崇拜,但邪教组织往往通过制造教主崇拜,蒙骗群众加入。

  “邪教大多有一个具有克里斯马型人格的、有蛊惑力的教主。教主为了实现其权力欲望,通常会采取各种手段、渠道提高自己的地位乃至于神化自己,其他核心组织成员在教主授意下,配合采取各种手段神化教主。通过这样的包装,教主树立自身在膜拜组织内至高无上的权威。”陈晓毅进而分析称。

  “通过加强与宗教组织的深入合作,我们的反邪教工作正不断打开新局面。下来,要把相关合作经验规范化、制度化,形成长效机制,推动双方更深入合作。”深圳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

  ■专家访谈

  广东省民族宗教研究院研究员陈晓毅:

  邪教信仰在本质上是教主崇拜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认为,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社会历史文化现象,有其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因自然、社会、认知和心理四个方面的根源,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仍将长期存在。

  传统宗教与邪教有何区别?邪教在发展初期热衷于“依附”宗教的原因有哪些?如何识邪辨邪拒邪?本报记者专访了省民族宗教研究院研究员陈晓毅。

  从五大方面可以辨识正邪

  南方日报: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不少打着宗教旗号、四处招摇撞骗的邪教,实际上却与宗教格格不入。传统宗教与邪教的主要区别有哪些?

  陈晓毅:具体说来,宗教与邪教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信仰对象、教规教义、活动方式、出入自由度和社会功能等五大方面。

  一是信仰对象不同。宗教信仰抽象的神灵,而邪教信仰在本质上是教主崇拜。区分宗教和邪教,最重要的就是看其中的“至高无上者”是无限的、超越的“神”,还是有限的、功利的“人”。邪教教主通过各种谎言和欺骗手段进行自我神化,其核心同谋和一些不明真相的追随者亦有意无意地对其进行神化。于是,本是凡夫俗子的教主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世间唯一的“救世主”和宇宙的“主宰者”。

  二是教规教义不同。宗教传承经典,而邪教编造邪说。邪教教义大多是剽窃、盗用宗教术语,加以故意乃至于恶意的歪曲,从而编造出来的歪理邪说,如“法轮功”的《转法轮》、“全能神”的《东方发出的闪电》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分别剽窃盗用了佛、道教和基督教等宗教的经典教义。

  三是活动方式不同。宗教活动公开透明,邪教秘密结社。宗教在长期发展中形成一套崇拜仪式和其他宗教活动的仪轨,是公开的、开放的,教内教外的人均可了解甚至参与。邪教活动则比较诡秘,内部组织严密,活动或“夜聚晓散”或秘而不宣,外人难窥其里。

  四是在出入组织方面的自由度不同。宗教在入教和出教方面都比较自由,邪教则大多要付出较大代价。在宗教信仰自由的社会中,宗教信徒可以今天信而明天不信、现在信而下一刻不信,而身入邪教则会受到精神上的洗脑和人身自由的控制,要脱离需付出较大代价,被残害乃至被剥夺生命。因此,邪教与“恐怖主义”“黑社会”被统称为现代社会的三大毒瘤。

  五是社会功能不同。宗教以正功能为主,邪教以负功能为主。宗教在历史长河中,与其他社会子系统充分磨合,相互之间的关系比较和谐;而邪教因其教义上的异端性、教主思想上的极端性及教团行为上的破坏性,与其他社会子系统的关系比较紧张,有的甚至经常处于冲突状态。这就是邪教经常导致本来平静的家庭纷争不已,导致本来稳定的社会矛盾骤起的主要原因。

  邪教常以贬低宗教标榜自身

  南方日报:目前,中国反邪教协会提醒公众注意的邪教共有20种。其中,“法轮功”“观音法门”等4种邪教假冒“佛教”,“全能神”“呼喊派”等16种邪教则假冒基督教。邪教在发展初期热衷于“依附”宗教的原因有哪些?

  陈晓毅:现代社会中,我们经常看到宗教在千方百计地与邪教撇清关系,而邪教在发展初期则想方设法地“依附”宗教。我国历史上和现在都出现了各种“附佛外道”“附道外教”,基督宗教传进来之后又出现了各种冒用基督宗教名义的邪教。归根结底,邪教之所以“依附”于宗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搭宗教便车发展信徒。在发展初期,邪教如果在各个方面都以与以往社会文化现象完全不同的形象展现出来,绝大部分人是不容易接受这种陌生事物的。不依附于宗教,就没人相信。一些邪教利用和宗教的表面相似性,到合法宗教活动场所或非法宗教聚会点拉人入教,也是一种明显的搭便车行为。

  其次,借宗教名义躲避法律制裁。在当代世界,宗教信仰自由理念成为各国主流,相关法律法规也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邪教包藏祸心,为非作歹,自知早晚会受到法律惩处,因此想方设法改头换面,将自身包装成宗教的样子,最终起到绑架宗教信仰、混淆信仰市场、躲避法律制裁的作用。

  最后,通过贬低宗教来标榜自己的地位高。这是在邪教组织发展到一定程度时采取的手段。李洪志就把传统佛教教法贬低为“初级层次”,目的是为了说明其“佛法”是“高级层次”。

  有这三种状况一般都是邪教

  南方日报:群众应该如何识邪辨邪拒邪?

  陈晓毅:辨别正统宗教和冒用宗教名义的邪教,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

  首先,把还活在世上的教主称为神、上帝的,一般都是邪教;

  其次,攻击、贬低、歪曲宗教经典典籍的,一般都是邪教。

  最后,疯狂敛财的膜拜组织,一般都是邪教。这些组织会大肆宣扬世界末日,恐吓人捐出家产。比如此前有几个福建的私人企业家被“全能神”蒙骗,把企业变卖后的钱都“捐”给了邪教组织。

  我省宗教界人士自觉行动正本清源

  发动正信宗教壮大反邪力量

  广州成立广州街坊·华峰义工服务队、汕头市扎实推进宗教界反邪教工作、湛江市举行反邪教大型宣传活动……广东各地通过大力发动各类宗教界人士在反邪教工作中的作用,将丰富的正信宗教资源转化为反邪教力量。

  “珍爱生命,远离邪教!”不久前,广州市黄埔区专门成立了广州街坊·华峰义工服务队。服务队成员由佛教圣地华峰寺常住僧侣、常住居士、登记义工、信众及黄埔区关爱小分队队员组成,队长由华峰寺负责人释贤竹大法师担任,首批队员100人已招募完毕,目标发展队员1000人。

  服务队将常态化开展反邪教宣传进社区活动,上门对邪教人员进行帮教巩固,对高龄孤寡老人、社区贫困低保户等探访慰问活动,组织各类公益讲座,开展社会面巡防,收集社情民意,及时掌握涉邪教等各种社会动态,充分发挥宗教界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力量。

  汕头市积极引导全市宗教界关注反邪教问题,切实把好“四关”,即是把好“认识关”,从思想上坚决与邪教划清界限;把好“场所关”,杜绝邪教人员混入场所非法传播;把好“讲台关”,提高讲台人员讲经布道的素质;把好“制度关”,强化宗教场所反邪教的制度保障,从而充分发挥爱国宗教团体作用,坚决抵御邪教的渗透。

  湛江近期举行了主题为“宗教抵御邪教、建设平安湛江”的大型宣传活动,旨在发挥宗教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作用。下来,湛江还将开展三大活动:一是反邪教宣传进宗教场所活动。二是加强宗教场所阵地建设,坚决防止邪教组织渗透和侵蚀。三是举办宗教知名人士电视访谈活动。

  茂名全市5条少数民族村和99间宗教场所均在显眼位置设立反邪教宣传专栏、张贴宣传标语,宗教界人士以正信正行参与到反邪教工作中,担当社会责任,净化社会环境。

  “长期以来,‘法轮功’等邪教组织肆意歪曲、诬蔑、盗用佛教名词术语,大肆宣扬歪理邪说,危害社会。作为宗教界人士应该自觉担起大任,义不容辞地充当反邪防渗的宣传员。同时积极为信众释疑解难,正面引导信众遵纪守法,弘扬正信,反对邪教。”释贤竹大法师表示。


最新动态
2016五桂飘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