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正文
警惕邪教裹挟群众新趋势
发表日期:2017年01月05日

  若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邪教从不甘心自己惨淡的前景,总会想尽各种办法,寻找各种机会进行“表演”。邪教裹挟群众的方式也日益更新,因此世人必须高度警惕,时刻关注邪教活动的新趋势。

  一是洋邪教鱼目混珠,更具国际性。随着网络的普及和信息的快速传播,一些邪教组织为扩大影响、扩张势力、长远生存,已不局限于在本国招募信徒,他们主动出击,把目光投向了国际大舞台,传播谣言邪说,进行疯狂的跨国邪教活动。2015年4月14日,俄罗斯斯塔夫罗波尔电视台晚间新闻播出一条“中国邪教招募斯塔夫罗波尔市民”的新闻。独联体国家的法轮功也利用网络平台从事瞄向中国留学生的宣传招募活动。

  在国内,境外通过网络传播招募或者传入的“洋邪教”亦是蠢蠢欲动,这些“洋邪教”打着“投资援助”“文化体育交流”等旗号,通过“合作办学”“双向交流”等方式向境内特别是在教育、环保、人权等领域渗透,不少组织、师生、职工上当受骗,沦为邪教活动牺牲品,在社会上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近日,就爆出由英国、欧盟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资金、为非洲国家的教育和健康提供资助的项目“人与人发展援助”(DAPP),被一个名为“教师团”的丹麦邪教控制,该组织也在中国、拉丁美洲等地区运营,疑似在中国也有组织或个人中招。

  二是土邪教暗流涌动,更具严密性。这里的“土邪教”指的是创立于我国境内或者渗透进我国时间较久的“洋邪教”。主要包括呼喊派、门徒会、全范围教会、灵灵教、新约教会、观音法门、主神教、被立王、统一教、三班仆人派、灵仙真佛宗、法轮功等。

  为了控制信徒,逃避打击,各类邪教组织都建立了严密的内部架构体系,分级负责、各司其职。各级“领导”定期制定工作计划,积极展开工作,并要及时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成果,总结工作经验及失败的教训。比如“门徒会”利用圣经中“七”这个数字的特殊意义,建立了层级分明,体系严密的名为“七七建制”的组织体系。近来,在一西部区县,通过宣传发动和有效信息收集,一举摧毁了该邪教在这一区域的组织领导体系,但时隔不到半年,该组织迅速调集外区县人员重建了组织架构,开展“牧养”“开工”工作。并且有的邪教对受到司法机关依法打击的邪教人员开展慰问和现金补贴,对因传而耽误农活的信徒进行集体帮工,对个别重点人员采取美色诱惑等方式巩固其信心,足见其组织的严密和路人皆知的昭昭之心,情况值得警惕。

  三是软对抗争夺民心,更具迷惑性。邪教组织具有反社会、反人类的特征,随着邪教组织的膨胀、恶变,注定了邪教恐怖行为的最终发生。比如,法轮功鼓捣“弟子”“为了‘护法’,要站出来求得一个‘圆满’”、“要求先下手为强”、不断叫嚣“最后的圆满”。 2014年5月28日,张帆等5名 “全能神”人员制造了令人发指的“招远血案”。此外,美国的“人民圣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韩国的“统一教”、等,都曾到处妖言惑众,蛊惑人心,蒙蔽信众,扰乱社会秩序,都曾制造过震惊世界的恐怖主义恶性事件。

  但随着正面舆论宣传攻势的深入加大,邪教、极端教派,反人类、太极端的本性被大家所认识,群众也很反感。邪教组织也逐渐认识到这一点,正面对抗亦如鸡蛋碰石头,是自取灭亡,所以部分邪教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他们披着神圣的外衣煽动社会戾气,制造社会动乱,分化群众,破坏团结,影响稳定,干扰大局,迂回争夺民心,进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如,“全能神”常以“寻求”的方式,“学习”的态度,“抓住对方的情形,说一些适合他口味的话,作一些能引起他注意的事”。与人对上话后,他们“根据对方心理状态,利用他们的弱点,对症下药,来维持与他们的关系”,让你不知不觉卸下心理防线。“门徒会”在发展成员时告诫信徒要平心静气、邻里和睦,不与他人争吵;把“去情”美化为家人等死亡后不增加乡邻劳动力负担,不做法事、不办丧事,由几个信教的“兄弟姊妹”祷告掩埋;在个别区县,甚至有邪教组织组织群众修桥补路,迷惑群众;在个别非法聚会点被驱散后甚至有群众质问反邪教人士“他们又没有宣传反党反国的言论,又没有打压那个群众,又没有叫我们做坏事,你们清候(整治)他们做什么?”由此可见,从表面上他们的对抗性减少了,但就是这样华丽和很亲切的语言却能够更给人归属感,能够使更多的质朴善良的群众人受裹挟。

  四是联络上诡秘不定,更具隐蔽性。目前,为了逃避打击,在地点选择上,邪教组织骨干聚会一改往日在“接待家庭”进行的做法,选择到偏僻的乡村、茶馆、农家乐等场所秘密举行,且临时更改地点也是常事;“同工聚会”“功友交流”等也一般不再像过去那样集中全部信众一起上课,而是人数不定,地点不定,采取暗号对接、单线联系等形式,行动诡秘谨慎,隐蔽性极强。

  在平时联系上,邪教组织联系手段也趋于先进,通过移动电话、手机内存和传真等新媒体传播、扩张势力。特别是春节期间,微信、QQ、短信、网站等更是邪教组织大加利用的传播工具和途径,邪教成员还定期更换手机号码,躲避侦办,使上下线之间的隐蔽性达到了军事化的程度,增大了查办的技术难度增大。邪教人员在实施违法违纪行为时,相互之间可以迅速传递信息,不断调整策略,堵塞漏洞,使其违法违纪行为能得以顺利实施。事发后,相互之间也可以快速互通消息,建立攻守同盟,转移相关物证资料,逃避司法机关检查,往往使案件的查办陷入僵局。

  五是变花样迷惑群众,更具欺骗性。众所周知,全能神、法轮功等邪教组织活动十分诡秘,一般不敢在公开场合公开传播邪教。然而,近来全能神、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竟然会抱着“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的念头,铤而走险,传播邪教,甚至发展信徒。

  鄂尔多斯、临沂等多地公安机关均破获邪教人员在邪教团伙在头目的组织带领下,统一购买演出服装,统一排练集体舞蹈,打着“传福音、治百病”的幌子,呼喊“奉主名,行异能、赐米面、赐粮油水”等口号,配合全能神邪教歌曲,多次到城市广场、公园、火车站等公共场所,集体跳舞并播放全能神歌曲,以跳“天堂舞”健身的形式,吸引群众。因为邪教组织编排的舞蹈类似广场舞,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跳,具有非常大的迷惑性,吸引了一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为了逃避打击,门徒会邪教成员频繁更换聚集地点,在拉拢入教成员前,事先还要秘密观察、分析围观者,专挑退休、留守、体弱病残的群众下手,使辨别力低、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不知不觉中被蛊惑。邪教之前重点在村镇对村民实施诱惑,现在正将“魔掌”伸向城区,甚至计划覆盖有知识的年轻人层面。


最新动态
2016五桂飘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