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正文
民族特色文化引领反邪教工作 ——内蒙古地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的思考
发表日期:2016年10月11日

  摘要:文化作为一种精神力量,能够在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转化为物质力量,对社会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内蒙古是我国成立最早的少数民族自治区,做为我国少数民族聚集地区之一,蒙古族特色文化正在为推进文化反邪教工作发挥着重要作用,扩大了群众参与反邪教工作的社会面,推动了积极抵制低俗文化和传统陋习,提高了群众防范邪教警惕性,增强了自我反邪教意识。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国家的灵魂。内蒙古历史悠久,从距今70万年前的“大窑文化”到7万年前的“萨拉乌苏文化”,以及随后的“兴隆洼文化”“红山文化”等,记载了内蒙古草原从远古到旧石器、中石器和新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的足迹。内蒙是一个富有诱惑力的地区,在历史的长河中,北方众多的游牧民族都在这里生活,也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灿烂文明,如匈奴、鲜卑、突厥、契丹、女真等。蒙古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构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重要基础,具有十分珍贵而独特的文化价值。因此,内蒙地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要大力借助文化平台,支持、鼓励群众性反邪教工作,让健康文明的文化活动占据内蒙地区这片广阔的天地,让内蒙古的群众远离邪教的危害,实现民族地区的和谐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 内蒙地区反邪教工作的不足之处
  党和政府历来重视内蒙古民族地区文化的建设和发展,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继承、发展、创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历史、地理环境、本土文化等因素的客观存在,地区文化呈现其特殊性,这些特性制约着地区文化的创新,甚至一些邪教组织利用民族地区文化的发展进行渗透活动。内蒙古位于我国的北部边疆,由东北向西南斜伸,呈狭长形。地区群众长期以来受区域本土文化封闭性影响,“神权”思想根深蒂固,封建迷信的残余影响尚存。受地理和交通条件限制,内蒙一些牧民邻里之间相距几里或几十里,农村牧区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文化社会事业设施发展相对滞后,社会事业方面的人才匮乏,从事基层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事业的人员不足,结构不合理。在疾病面前,一些患者“有病乱投医”,只要听说能治病,什么方法都想试一试。邪教正是抓住这种心理,在人们最关心的平安、健康问题上做文章,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鼓吹只有加入邪教组织才能治病消灾。
二、 内蒙地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的主要优势
  内蒙地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要结合地区特色,发挥民族区域自治的优势,发挥蒙古族文化的优势,在发展具有浓厚的蒙古特色的物质与精神产品的同时,推动内蒙地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经常化。
  (一)发挥民族区域自治的优势。20世纪90年代,世界形势发生重大变革,一些国家受到民族主义思想浪潮的冲击。在此背景下,内蒙古自治区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使我们党和国家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强的内聚力,经受住各种严峻考验。近年来,一些邪教组织打着“扶贫帮困”的幌子,趁机在内蒙地区传播邪教思想。对此,区域自治有很强的反制力,成为反击邪教敌对势力分裂破坏、维护民族团结的制度利器。
  (二)发挥蒙古文化鲜明的民族特色优势。群众性反邪教工作要与独特的内蒙文化传统、民族风情、民族风格相结合,突出其在地域分布、层面结构、项目内容等方面鲜明的多样性和民族特色。要将这些独特的文化传统融入到反邪教具体工作中来,从破除腐朽的封建迷信入手,让广大群众认识到什么是邪教,什么是宗教,从一个个鲜活的案例中认识到邪教的危害。通过大力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倡导科学健康的生活方式,帮助内蒙地区群众认清形势,及时识破邪教的歪理邪说,提高防范和抵御邪教的能力。
三、 促进内蒙地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更好发展
  (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群众性反邪教工作。邪教组织给人民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社会稳定、民族和谐造成很大的危害。如李洪志散布的“末世论”,完全是为了鼓吹“救世论”,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装扮成“释迦牟尼转世”,装扮成拯救人类的“使者”。其要害,是神化自己,试图通过“造神”闹剧,以此扰乱民心,破坏民族地区社会稳定,挑战法律权威,动摇我们党和国家的政治基础,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面对邪教组织反人类、反历史、反科学的丑恶面目,我们要向其发起最勇猛的攻击,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武装群众的头脑,弘扬社会正气,打压歪风邪气,为建设“平安内蒙”发挥更好的作用。
  (二)正确应变信息网络技术发展,推动群众性反邪教工作。互联网将全世界各个国家联系起来,不同的思想观念、意识形态在网络上形成相互交融和相互冲突的格局。近年来,“FLG”把《明慧网》做为宣传基地,利用互联网对国内民众大搞欺骗宣传,散布谣言,混淆视听,迷惑不明真相的人们,使FLG弟子完全相信明慧网的宣传报道,从而对政府处理“FLG”等邪教组织问题产生误会。一些西方敌对势力给予网络技术上的帮助,利用其在互联网上种种优势帮助“FLG”等邪教组织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并利用设在美国等国的部分中文网站对我进行西化、分化、丑化、溶化。内蒙古作为边疆地区,要高度重视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对新时期反邪教宣传工作带来的挑战,需要我们尽快掌握网络舆论阵地的主动权,提高网络宣传工作的质量和水平,增强网络宣传工作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使利用网络反邪成为内蒙反邪教的一个亮点工作。
  (三)继承和发扬内蒙地区传统文化,推动群众性反邪教工作。蒙古族文化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世代传承着勤劳勇敢的优秀民族精神。
  一是将传统民俗与反邪教相融合。内蒙古特色民俗较多,民俗扎根于民众,反映着他们日常生活上的精神理念、价值观念等蒙古文化的本质和源头。将反邪教宣传引入到浓郁的蒙古民俗文化中,不仅能展示内蒙地区独特魅力的民俗文化,还可以增进各民族群众之间的交流,既弘扬了蒙古民俗文化,又宣传了反邪教的内容。如那达慕大会,男儿三艺多在每年的那达慕大会期间举行,包括摔跤、赛马和射箭三项。传统祭祀活动很多,如祭天、祭火、祭祖、祭敖包等。其中祭敖包是最重要的祭祀活动,是草原民族崇尚自然的表现之一。
  二是打造地方文艺特色品牌。要充分利用内蒙地区文艺资源的优势,寻找地区文艺的传承与反邪教工作的契合点,构建传统文艺与反邪文化相融合的格局。如乌力嘎尔,意为蒙古语说书,早在成吉思汗时代就有了这种艺术形式,表演时,艺人自己伴奏,边说边唱,表现力很强。笑呵亚热,类似于汉族的相声,是蒙古族人民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表演中融入了蒙古族谚语、谐语、民歌、民谣等艺术特点,语言诙谐幽默热烈风趣。好来宝,是蒙古传统曲艺之一,类似于我们的快板书,艺人用蒙语说唱,四句或两句一节,讲究押韵,节奏轻快,唱词优美。蒙古民歌,分长短调两种形式,长调字少腔长,节奏较为自由,唱起来响亮悠扬,短调节奏规则,节拍固定,歌词必得押韵。蒙古族舞蹈,是一种负有盛名的少数民族歌舞,主要包括传统的马刀舞、鄂尔多斯舞、筷子舞、盅碗舞等,节奏明快,热烈奔放。这些宝贵的地方文艺是经过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化精髓,为内蒙当前群众性反邪教工作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既能传承文化,又能宣传反邪,为内蒙文化反邪教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是防止邪教组织文化渗透。近年来,各类邪教组织处心积虑地推行所谓的“文化渗透战略”,利用电视插播、电话骚扰、散发传单、涂写标语、印发书刊、涂写人民币、暗地聚集宣传,以及境外网络、电视、报刊和文艺宣传等多种手段和方式,大打“文化牌”,试图与我争夺民心、争夺民众。我们要积极树立内蒙地区的群众抵制邪教腐朽文化渗透的意识,厚积反邪教社会土壤,把文化反邪有机融入到内蒙地区文化建设中,继续传承蒙古的民俗、民歌、舞蹈等,用先进文化引领和抢占群众思想阵地,引导群众开展内容丰富的文化生活,使邪教思想无机会渗透,营造“人人反对邪教、人人参与反邪教”的良好局面。
  (四)扶助弱势群体补齐短板,推动群众性反邪教工作。
  邪教都是以拯救人类为幌子,散布歪理邪说,利用部分群众心理、精神等方面的困惑,特别容易从贫困家族、妇女儿童和老弱病残人群入手,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侵害他们的身心健康、破坏家庭、扰乱社会治安。要将易渗透群体作为反邪教工作的重点。通过入户摸底,把留守家庭全部纳入网格化管理,对他们进行跟踪服务,定期上门了解他们在生产生活中的困难和需求,并通过各种途径帮助解决。特别是当前,内蒙古自治区开展的“十个全覆盖”工程,在解决农村牧区危房改造、社会保障、文化活动室等十个方面的优惠政策的落实,会有效保障弱势群众的生活,排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不给邪教组织留下可乘之机。

最新动态
2016五桂飘香 版权所有